麻豆传媒二十四部在线观看

话说这平洲郡王家当初也是青云门的一大豪门,家中金丹老祖是青云门太上长老,族中数位筑基修士也在门中担当要职,王家子弟更是在门内肆无忌惮,在门中占据一片天地。

这样的家族势力势必让青云门内的管理高层感到害怕,但是碍于王家老祖尚在,青云门也需要这个太上长老才能稳压无极宗和散修联盟一头,所以对王家在宗门内的势力也是睁只眼闭只眼。

王家就这样过了近几百年的辉煌日子,随着王家老祖的寿元将近,青云门内就开始不平静,门派高层准备清理王家势力。

当初沈裕苍就是拜在王家金丹的门下,王家金丹也知道自己寿元无多,一旦自己坐化家族将面临的将是青云门的打压。所以就开始培养沈裕苍,希望沈裕苍可以在他坐化前结成金丹,那样王家又可以屹立于青云门内。

但是被他寄予厚望的门徒却失去了晋升金丹的机会,这对他来说是打击巨大的,当他耗费灵药也不能帮沈裕苍恢复后也就死心了。

沈裕苍也在王家金丹的指点下回到了临海郡开创了家族并且娶王家女修为妻开始传宗接代。

王家失去了定海神针后,王家在青云门内的势力就遭到门派高层的清理,宗门高层心里明白这些家族子弟只会趴在宗门这棵大树上吸血,根本不利于宗门的发展。

如果有过多的家族参与到宗门事物当中,这个门派也就将面临严峻的挑战,一不留神就会分崩离析。

所以宗门一边任用这些家族子弟,毕竟这些家族产生灵根的族人比普通凡人多的多。但是在宗门传承问题和掌门的人选上,家族一系永远是没有可能的。

青云门的门规里就确定只有那些从凡人中选出从小就被收入门下,拜在掌门一脉门下的弟子才有机会成为掌门。

宗门内师徒一脉的修士往往把师徒情意看的比情亲更加重要,每个徒弟都是师傅亲自选的,收入门下后就尽心教导传承衣钵。

他们追求的就是境界的提升,寿元的增加,所以不到万不得已很少会有开创家族的。

清纯可爱唯美女肖紫柔写真

……

现在的王家已经大不如前,青云内还剩一名年老的族人当着内门长老职务,但已经被排挤出了青云门的权利中心,因为以前身为金丹家族免不了现在被群狼围攻,就连几件四阶法宝都是留在了青云门内。

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王家族里就有筑基修士四人,在平州郡也是一方豪门。而且这些年来王家又有一名年轻族人拜入青云门内,一进门就展露了非凡的天赋,三十出头就已经有了筑基中期的修为,被王家寄予厚望,但是王元庆的出现也让一些势力感到了忌惮,开始处处刁难王家,不愿看到王家再次崛起。

……

沈焕驰在考虑着和王家合作的可能性,细想下来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一来,王沈两家以前的交情是不错的,沈裕苍在世时两家走动很是频繁。虽说沈裕苍坐化后,两家关系开始疏远,但多多少少有些生意上的来往。

二来,王家现在的处境可以说和沈家非常相似,面对宗门的打压,王家和青云门之间已经有了隔阂,再有就是王家也需要资源来培育族人,尤其是对王元庆寄予厚望,但是现实却是处处受到排挤。

沈焕驰思考了良久才开口道:

“这样,你先通过王元庆和王家搭上关系,有意亲近于王家,先摸清王家对青云门的态度再说。此事不得冒险,要是被王家反咬一口就不好了,我们需要循序渐进。”

沈景华听后也是不觉得点了点头,这件事情马虎不得。

“族长,我们是不是要先去看看这条灵石矿脉的储量,卢正阳只是说有一条矿藏,对这条灵石矿脉的储量我们还不是很清楚,以后和王家谈判也会出现问题。”

沈景华突然想到他们一直在考虑灵石矿脉的处置问题,但是却还没有真正的去看过,一切都只是卢正阳的一面之词。

“也好我们先去探查一下,以后和王家谈判也能掌握主动权。只是那只妖蟹还在那里,我们接近那里势必惹来攻击,要是动静太大惹来南湖的青云门修士就不妙了。”

“这个不是问题,我先准备一个阵盘,到时候猎杀妖蟹的时候不仅可以掩人耳目,也可以限制妖蟹的控水能力!”

“如此甚好!”

……

就在沈焕驰两人还在商讨如何除去妖蟹的时候,沈瑞凌和沈焕颜两人已经在向阳山赶去。

“四长老,您为何还愁苦着脸?”一路上沈瑞凌都看到沈焕颜愁容满面忍不住问道。

“这条灵石矿脉对我沈家来说是福是祸难料啊!”沈焕颜叹息道。

他一辈子都谨小慎微,每一步都要做到算无遗策,从来不做冒险激进的事情。这种性格对沈焕颜来说带来了好处但也限制了他。

沈焕颜凭借这种谨慎的性格一路修炼到了练气大圆满,但也是因为谨慎不愿踏出筑基一步而失去了在进一步的可能。

“四长老,瑞凌觉得这条灵石矿脉将会是我们沈家崛起的契机,我们沈家本来就立族时间不长,族里底蕴不能和那些老牌家族比较,不靠这飞来横财,就靠我们稳扎稳打的发展不知要多少年才能兴旺!

虽然这次可能会给家族带来灾难,但是只要处理好了我们还是有能力应付的!”

听着沈瑞凌的话,沈焕颜也不得不说:

“看来我真的是老了!家族的将来就要靠你们了!”

“四长老您老当益壮,一点也不老!”

“就你小子嘴滑!”沈焕颜笑骂道。

……

几个时辰后,沈瑞凌几人就来到了卢家的灵山脚下。

看着沈景华在外布置的法阵,沈焕颜拿出一块令牌,阵法光幕就化开了一个通道。

“上山吧,都注意点,不要得罪卢家修士!”沈焕颜警告道。

“是!”

沈瑞凌一路上就没看到几个人,到了山顶建筑处才碰到了几名卢家族人。

“沈道友一路辛苦了!”卢玄升一路跑来对着沈瑞凌一群人行礼道。

“卢道友客气了,族长让我来接应各位,还赶来了两头蛮牛,你看准备的怎么样了?”沈焕颜也回礼道。

“家族扎根多年,可能还需要几日整理,还请道友多等待几日。”卢玄升望着沈焕颜的脸色说着。

“不碍事,不碍事!”

“那请前辈先随我去住处吧!”

沈瑞凌一行人就朝山上灵穴走去,沈瑞凌渐渐感到灵气越来越浓郁起来。

来到一处庭院,卢玄升介绍道:

“此处灵力充裕,就请各位在这里休息吧!”

“可以,可以。”

“那好,请前辈随我去抄录一些书籍吧!”

“你们几人进去住下,瑞凌你随我来!”

……

来到一处阁楼前,卢玄升恭敬的说道:

“此处就是我卢家收集功法传承的地方。”

沈瑞凌望去,卢家的藏经阁只是一层,比起家族里的小上许多,但也是一副辉煌气派的样子。

“前辈请!”

三人步入阁楼中,入眼的就是几个书架,而且还不是每层都摆满的。

“我们自己抄录就好,卢道友不必陪着了。”

看到卢玄升离开,沈瑞凌才开口说道:

“这也太寒酸了吧!”

“你小子,以为所有家族都像家族藏经阁那样,他卢家能有如此规模已经不错了。家族那些书籍也是这几百年在外收集过来的。”

“别废话了,找些家族没有收录的功法书籍抄录起来!”沈焕颜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