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丝瓜视频app

沁县南部,尖山一带。

摸了摸石头灶台里冰凉的柴草灰,再看看周围空荡荡的营地,仓本脸上的横肉抖动了几下。

几分钟前,他一路带兵翻山越岭,在伏击了好几拨掉队的八路军散兵后,终于在这深山老林中找到了所谓的八路军尖山营地。

然而让他无比郁闷的是,对方居然再次在自己到来的前放弃了宿营地,转移了!。

“传令部队,马上扩大搜索范围,看看敌人是不是还有别的营地!”

听到仓本愤怒的声音,一旁的聂云山拍了拍手里的灰烬,拦住了刚要离开的传令兵。

“仓本队长,这灶里面的灰烬都返潮了,说明八路至少在昨天夜里之前就已经离开了。我看就没必要再在这附近浪费时间和体力了。”

“哦?那聂桑的意思是就此放弃吗?!”

听出了仓本语气中的愤怒,聂云山怕对方会错了意,赶忙辩解道:

“仓本君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与其盲目的扩大搜索范围,不是先让大部队修整一下,顺便派出几个善于追踪的队员在附近找找敌人逃走时留下的痕迹,先判断一下对方朝哪个方向逃走后在让大部队追击也不迟啊。”

闻言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仓本脸上的怒色终于稍微小了一些。

没多久,十几个老练的队员被派了出去,分别朝三个方向轻装侦查,寻找一纵队主力的撤退方向。

优雅娇娘海上起舞

……

……

南屏山下,郭家峪。

抗战救国,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将日本鬼子赶出中国去!

走下梯子,看着自己在地主家院墙上用木炭写好的十几个大字,薛立群满意的点了点头。

“告诉战士们,就按照我写的模子用石灰把笔画在描一遍就行。”

“是!”

最后交代了几句后,薛立群走近宽敞明亮的地主大院,在院子内的白瓷鱼缸内洗了洗手。

昨天中午,江鸿飞突然叫醒了在营地里休息所有人,随后下令全军继续朝南面的深山里转移。

在经过一夜的行军后,上千人的队伍翻越了尖山附近的南屏山,来到了沁县南部的郭家峪村附近。

虽然一路行来非常的顺利,但由于部队连续转移加上还要供给师部后勤机关的几百人,使得这支队伍的粮食危急开始越发的严重。无奈之下,江鸿飞只得一边下令大部队继续朝南转移,一边派出了两股小部队外出筹集粮食。

而薛立群领着的,便是由一纵队保卫科六十余人组成的一支筹粮队伍。

本来薛立群的计划是冒险就近到几里外的郭家峪买些粮食,然后再去追隐秘行军的大部队。然而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郭家峪村子的夏粮早就被附近据点的鬼子抢劫一空。不仅买不到多余的粮食,甚至在老百姓家吃顿饭都成了奢望。

最后,薛立群好不容易才从村中的维持会长家买到了一点干粮。

……

刚刚洗完手,薛立群忽然闻到了一股香喷喷的白面味道。

“参谋长您可回来了,厨房刚刚做好了一大锅白面馍馍,您快去吃点吧。”

闻言看了一眼大堂内正在围着桌子狼吞虎咽的战士,薛立群又看了看外院厨房内忙前忙后的地主一家,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许国峰同志,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了,我们八路军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你怎么能让战士们随便吃老百姓的东西呢?”

薛立群很清楚,自己只从这家买了一些杂粮饼子,并没有买任何的细粮。

闻言尴尬的笑了笑,一纵队保卫科干事许国峰无奈的摊了摊手,随后走过来在薛立群耳边小声说道:

“参谋长,这白面馍馍是人家主动给咱们做的。而且都做好了,不吃不就浪费了,再说弟兄们也确实是饿极了……。”

听到这,薛立群的神色立刻有些不悦。

“许国峰同志,你作为一个老八路,怎么能有这种想法?”

瞪了对方一眼,他转头看着正在一旁赔笑的郭村长,一脸感激的说道:

“郭先生的开明,着实是让我薛某人佩服。对于您对八路军帮助,我们绝对不会忘记的。”

“长官客气了……老朽不过是一介草民,能为抗日出力乃是老朽三生有幸,三生有幸……。”

……

就在此时,站在薛立群身边的许国峰忽然走了过来,在薛立群耳边小声的说了几句。

“嗯?有这种事?”

“绝对没错,我问了好几户村民,说的都一样,不然我也不会让战士们吃他们的饭了。

这种人家的饭,不吃白不吃!”

闻言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薛立群忽然转头看向身边的老汉,眼神中多了一丝玩味。

“郭会长,我听村子里的人说,郭会长的儿子在县城的保安团是个小头目。呵呵,不知道是不是真有这回事?”

闻言一愣,郭会长当即脸色苍白的看着薛立群,浑身抖的跟筛糠一样。

恍惚中,他下意识的拿出手帕擦了擦脸上的冷汗,看着对方深深的鞠了一躬。

“八路长官恕罪,老夫这就写信让小儿辞了那份汉奸差事回乡安心务农,从此一定好好做人,绝不在和日本人又丝毫的瓜葛。

说话间,郭会长更是连连作揖道歉,生怕面前戴眼镜的八路军会一个不开心崩了自己。而看到郭会长如此,几个郭家的妇人也是赶紧来到薛立群面前,跟着自家老爷一起苦苦哀求。

……

“唉,郭会长你这就是多虑了。我们八路军虽然最痛恨鬼子和汉奸,但也不是不讲道理的队伍。再说您儿子是您儿子,您郭会长是您郭会长,这是两码事嘛。”

听到这,郭会长的眼珠子一转,随即抬起头笑眯眯的看着薛立群。

“这位长官,我听说贵军想要购买不少的粮食,可有此事?”

……

听到对方问起了这一茬,薛立群下意识的看了郭会长一眼。

“嗯……不过我看乡亲们的粮食都被鬼子抢的差不多了,想必也是没有余粮可以卖给我们啊。”

……

说到这,薛立群也是露出了一脸的难色,似乎非常的失望。

而一边的郭会长看在眼里,眼珠子转了转后一咬牙大声说道:“八路长官,我们村的夏粮虽然大多被日本人征走了,但老朽这里到还是存着一些备荒的余粮……。”

“哦?!郭会长家还有存粮?你不是说都被日本人征走了吗?”

“呵呵……是老朽脑子糊涂了,糊涂了……。长官放心,老朽虽然只是一个小地主,不过一两千斤还是能拿得出来的。”

听到对方居然能拿出上千斤的粮食,薛立群随即露出了一副果然没猜错的表情。

“郭会长,您可是帮了我们大忙了。不过我这里的现钱没有多少,您看打欠条行吗?”

“……不用!不用打欠条!……能为抗战出力是老朽一家的福分,这些备荒粮食就算是我捐给八路军的军粮了,老朽分文不取,分文不取……。”

……

黄昏时分,中泉村据点。

几个月前,特务营和独立支队虽然打掉了这个据点,但鬼子还是在不久前再次重建了这里。不仅如此,这段时间为了加强对晋南八路军的扫荡和封锁。日军还从县城调来了伪军一个加强排的伪军增员这里,进一步增强了中泉村据点的守备力量。

夕阳下,一个村民骑着马一直跑到中泉村据点的外墙下,方才在伪军的威胁下停住了马匹。

翻身下马,一个佣人打扮的汉子快步跑到据点大门前,扯开喊道:

“快去禀报你们长官,就说郭老爷出事了!”

没多久,看到一个年轻伪军少尉冲出炮楼,骑马来的汉子赶忙迎了上去。

“麦子,怎么是你?俺爹出什么事了?”

看着面前熟悉的汉子,伪军少尉一脸的疑惑。

“少爷,八路来咱们村了,现在正带着一帮穷棒子在咱家挖粮食呢。老爷让你赶紧想想办法,不然咱家就要毁了……。”

“什么?!八路来郭家峪了?!”

……

此刻,发出惊呼人不是别人,正是郭会长的独子,沁县保安团的一个排长郭怀玉。不久前,他由于是本乡本土的人,所以被上司外派到了中泉村据点加强守备力量。

也正是由于他的到来,郭家今年的夏粮被他给扣留了大部分,准备留在青黄不接的时候用来高价出售。

……

“少爷,你还是带人赶紧去看看吧,再晚了怕是咱家的粮食就被八路和那群穷棒子都给运走了。”

闻言一愣,郭排长当即一撸袖子大声喊道:

“他奶奶的,老虎不发威,还真当我是病猫啊!去把弟兄们都给我叫出来,跟我回去收拾这帮土八路!”

吼声中,看到排长动了怒,一个有点脑子的伪军赶紧拉住郭怀玉劝道:

“头,咱们得冷静。这八路有多少人咱还不知道呢,别回头被人家给收拾了!”

被手下一拉,郭怀玉这才从愤怒中回过味来。

“麦子,村里来了多少八路?”

“没细数,得有五六十个吧。”

“五六十……。”

听到这个数字,郭怀玉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

……,感谢书友们的支持。